「Virna.私日記」

.我在六個小時時差的距離…等你

Posted by on 3 月 19, 2009 in .Virna「私」情文 | 2 comments

.「我在斯德哥爾摩,等著飛機要飛到布達佩斯,到達已經很晚了…先睡吧…」 剛剛試完妝收到你的簡訊叫我早點睡 洗完澡看看手錶是到該睡的時間了 算了一算你那邊的時間該是傍晚的飛機吧 每次你出差去歐州由於時差的關係 我們能在線上碰到的機會就少了當我醒來你還在睡當我要睡了,你可能還在外面為了工作奔走 唯一可能聊上一聊的時候只剩下你剛睡醒那時了吧呵呵 這種感覺,真的是很有趣明明就一起聊著天但你卻生活在晚了我六個小時的空間裡就好像是小時候看「尼羅河女兒」一樣有時候真的是會時空錯亂啊~ 不過…這種感覺也隨著你出差的次數變多而漸漸的習慣了 但…床邊空出來的床位依舊等著你回來 六小時時差的距離 還剩下 17天 P.S 老公…你辛苦了,晚安  ...

Read More

.那個期待被喚醒的靈魂~25歲 V.S 30歲

Posted by on 2 月 27, 2009 in .Virna「私」情文 | 1 comment

似乎從結婚之後就鮮少為自己留下一點心情點滴 今日看著25歲時寫過的這篇文章心中的的感覺很奇特 似乎~~我看著的是別人的故事 原來…那青澀的25歲早已離我遠去 「那個期待被喚醒的靈魂 ~發表於第十三期果陀歌舞劇班成果手冊」 ********** 二十五歲的夏天獨自在陌生的台北過著不容怠慢的生活在汲汲營營的商業環境中試圖喚回單純的自己。 帶著某種程度面具害怕與人交往的自己… 而關於美與藝術,則是忙碌之餘的心靈寄托 這種習慣,自懂事已存在。  明白自己是個容易傷悲的人所以,唱起情歌會被自己感動得想流淚 明白自己是個愛幻想的人所以,在安全帽裡的腦袋會編著無聊的劇情,一人分飾二角,飆淚的時候沒人看見原來內心戲其實並不難 相信自己是個有舞蹈潛能的人所以,堅持只看有關於舞蹈的漫畫 更明白自己是個表演慾望很強的人所以,在登上中山堂演唱的同時愛上了舞台。  而第一次同時被音樂、故事與肢體所感動著我的身體、我的情緒、我的淚…不能自己隨著眼前人、聲、光、影起浮。沉靜。想像。思考果陀–天使不夜城 帶走了我的心與目光,在多年前的那個夜。 於是,在過了多年之後,於於在二十五歲的夏天來到了果陀的歌舞劇班尋求.那個期待被喚醒的靈魂 來到這裡的每個人,對於表演有著不同的心情,也許是壓抑許久的慾望也許在生命中駐留回憶 更也許只是厭倦了平日生活的情緒釋放 但是,我相信大部份的人都是對表演有著一份憧憬與夢想而來到了這裡...

Read More

好文共享:婚姻存摺

Posted by on 6 月 8, 2008 in .好文共享 | 0 comments

「他說:”那上面的每一元錢都記錄著我們走過的歷程,我第一次發覺原來是這樣的愛你,」 這篇文章朋友轉寄的,看了非常的感動,我的工作是經歷大家在愛情最美的時候,但說實在的,王子和公主真的全都能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嗎?許多新娘子真正進入婚姻之後,都跟我說覺得很不習慣…婚姻對女孩子來說…其實真的有許多時候覺得很難適應所以…我跟各位未來式新娘及過去式新娘分享這篇文章希望對各位有一些幫助嘍^^我的”婚姻存摺”是出嫁那天,媽媽遞到我手上的.當時,我以為會是一大筆錢,打開一看發現只有1000元.我用失望的眼神看著媽媽,媽媽卻笑著說:”這是我特意為你們辦理的’婚姻存摺’,以后每逢值得紀念的日子,都可以存一筆錢,等到老的時候,裡面除了錢! ,還有無限的幸福…”當時,我對母親這份心思不以為然,倒是丈夫記在了心上.婚後沒多久,他就先後存了兩個500元,一個是因為他升職了,第二個是因為我手術治愈出院.當時我嘴上笑他無聊,其實心裡甜蜜無比,畢竟他把我的健康也當作一件讓他感到幸福的事. 沒過多久,我懷孕了,這一次,我足足往裡面存了2000元.但很快,我們開始有了爭吵和冷漠﹔孩子出生帶來的快樂是短暫的,洗不完的尿布、喂不完的奶,進一步加劇了我們感情的惡化. 而那本婚姻存摺像被遺忘了,寂寞地躺在抽屜角落,上面的數字久未見漲. 我們鬧離婚的時候,媽媽說:『你們先把存摺上面的錢花光了再離吧,雖然錢不多,但是你們共同的財產.』...

Read More

獻給即將進入禮堂的新人:縫縫補補的婚姻

Posted by on 11 月 15, 2007 in .好文共享 | 0 comments

.陳安儀的筆下人生有一次上「新聞挖挖哇」,于美人說了一句話,我覺得挺生動:「哪一段婚姻,不是縫縫補補的呢?」 我心中暗暗接上的一句是:「更多的婚姻,都是千瘡百孔的呀!」 算一算,我結婚整整十一年,要邁入第十二個年頭了。在這其中,我們吵過架、打過架;吵外遇、鬧離婚;有甜蜜思念、也有苦澀委屈;生下了小孩、也拿過小孩……,就是這樣的酸甜苦辣,倒也過了這麼些年。  婚姻到底是什麼?我經常問自己。  我看到過、參與過的婚姻,其實只有我父母的。我想很多人都跟我一樣,對婚姻的憧憬或是破滅,總是由自己的父母開始。 我的公婆在我們婚前就已經離婚了,雖然,婆婆這些年來總是盼望著破鏡重圓。   在我心目中,我爸爸媽媽可以算是幸福的一對。雖然爸爸脾氣暴躁,每次一發起脾氣來總是大吼小叫,讓我們覺得媽媽很可憐;但是,爸爸的脾氣來得快、去得快,每次吵架的隔天,總會看到爸爸在家扮小丑,嘻皮笑臉的討媽媽歡心。也因此,他們的吵架經常像是一齣齣鬧劇。  大概在我小一的年紀吧!有一次他們吵架,我媽一邊哭一邊在房間整理行李,說要帶我去台北。 爸爸坐在客廳裡,明明頭上在冒煙,卻還屏氣凝神的在看書。font size=”2″>  幼小的我很緊張,在房間與客廳來來回回的跑著,一邊跟爸爸報告:「媽媽已經在收衣服了!」「媽媽在裝箱子了!「媽媽要去台北不回來了!」一邊跟媽媽哀求:「媽媽,妳不要走啦!」 ...

Read More